《一出好戏》成为黄渤(Huang Bo)迈入华语影坛的门票,也是她成为编剧的表明

所以黄渤集团趁虚而入,建立了自己的共产主义社会,这种社会是以“科技革新”为基础,如果说前两个社会满足了人类生存和生活的需求,而黄渤的集团为所有人提供了一种更高级的精神需求,那就是“信仰”,复兴人类第二文明成了所有人的信仰,无论这种虚构的信仰能实现与否,它都成为了小岛公民世世代代的信仰,无论是现在的岛民,还是下一代岛上的原生居民,他们都有了一个生存的意义,以前他们只是站在个体角度为了生存而生存,现在他们的生存具备了使命,是去寻找可供人类长期居住的新大陆。

(以下部分涉及剧透)

最后回到人性这个话题。电影讲到了人性没有呢?确实讲到了。但就故事环境的设定来看,不能狭隘地理解这里面的人性与善恶。在原始社会,生存、繁衍才是第一法则,仓廪足而知礼节,不能用现代社会的礼义廉耻去评判原始社会的行为。当他们需要求生的时候,其行为准则更偏近于动物。可是,由于他们毕竟不是无知的原始人类,而是有知的文明人类,这种有知就愈发和无知互相拉扯,展现出一副众生百态图。

而整个过程都是回到文明的希望在驱动,而《一出好戏》是将这种希望捏碎后,重建了一种末世下的绝望世界,除了生存之外,人们也在寻求一种精神寄托的信仰,但是影片并没有表现出在此种暗黑压抑环境下,人类压抑内心窒息的绝望感,以及人类之间产生的猜疑链,和这种新环境下,人类发生的本质性变异。

至此,荒岛求生的背景设定就完成了。

然而,就在此时,这个新人类社会即将坍塌,因为外面的世界依然存在着,一切如常。知道真相的三个人,黄渤、张艺兴、王宝强,两个当权者和一个曾经的当权者如今的愚民。为了回到正常的人类社会,王宝强这个愚民当然是选择说出真相。有趣的是,原本最努力想回去的黄渤、张艺兴二人却不再想回去,因为他们在这里是神,掌握着至高无上的权力,回去之后只能做回庸人。所以,两人选择了将王宝强塑造成疯子。这就出现了电影中最戏剧性的一幕,当一个知道真相的人说出大家最想听到的真相时,所有人都把他当成疯子,想一切办法要抓住他。此时的镜头翻转倒了过来,前面说过,在设置情景的时候船是倒立的,现在镜头又倒过来,负负得正,出现了桌椅正放,人群倒立的画面。实际是象征着所有人的颠倒黑白。这一幕,与历史上的哥白尼、布鲁诺和所有洞悉真相并将他说出的人何其相似,当权者不需要证明你说的真相是错的,他们只需要说明你是有问题的,你可以是疯子、异教徒、或是伪君子,你说的真相自然而然就变成了歪理邪说,就会有一批又一批的愚民前赴后继将你扑倒,轻者让你闭嘴,重者将你毁灭。

人类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在于精神层面的心理寄托,人类文明存在的前提也建立在一种共同契约之下。记得《人类简史》中有提到,要想让猴子去干活,他们必须看到香蕉的奖励才会付诸行动,

马进通过修复船上的电力设备,让人们在这座岛上第一次用上了电。

有权力就会有阶级,有阶级就会有压迫,这是从原始时代就开始亘古不变的真理。当小王成为“王”后,他不用再自己上树摘果子,而只用布置任务,不止是他,围绕着这个权力的人都成了贵族,他们不需要劳动可以坐享其成。这中间有“王”,有美女——王妃,有史教授——智囊,有保安——武力,有王迅——走狗。而这些人与一般愚民之间有一条鸿沟,电影也在王宝强与于和伟爆发冲突这个场景中,将王的一小拨人和于的一大群人分开在两侧,象征着这条鸿沟。这场冲突也将故事推入第二个阶段,也是人类社会的第二个阶段——智慧与工具。

但是在这种无监督机制的社会,由于人类自私的本性,仍产生了许多内在弊端性,如王宝强集团的暴政,于和伟集团私自发行货币,导致通过膨胀,黄渤集团发现人类文明健在的真相,最整个社会的欺骗,甚至更极端的孙艺兴企图通过亲情的纽带敲诈于和伟,当信仰作为统治工具对所有群体“洗脑”后,王宝强差点被逼疯。

而且他还建立了一套自己的游戏规则,用扑克牌作为流通货币进行交易。通过劳作换取货币后来换取食物。

鲁滨逊漂流记?人性的红与黑?还是荒岛时期的爱情?

人类经历了蛮荒时代、石器时代、工业时代、电气时代四个阶段,逐步演化出第二文明世界,人们从追求生存到生活,从追求生活到信仰,精神层面的需求逐步升级,而整个精神层面的需求是建立在社会科技进步的基础之上,人类也逐步形成了一种心理上的结盟,一种精神上的契约。

但很多人却不把这当一回事,其中就包括马进(黄渤饰)所在的公司一行人,开开心心地开着“小黄鸭”去海上组织团建。

都是,又都不是,有一个倒或许可以概括一下,人类文明起源的微缩版。

图片 1

在小王的领导下,人们采摘果实,下海捕鱼,上山找水,过着最原始的生活,此时文明社会的迹象早已消失。

故事讲到这里,黄渤和张艺兴其实一直都在打酱油,他们对于故事的推动并没有太大的作用,顶多就是捎回来一只北极熊,让所有人相信外面文明世界的坍塌。

整个小岛社会俨然成了人类一个简易的进化史。黄渤拥有张艺兴这种科技型人才,是他们社会建立的最基本保证,孙艺兴通过简易的发电机器,将整个社会代入了电气时代,这是黄渤集团对人们提供具有实际意义的服务。我们可以看出精神层面单纯的信仰是不能支撑一个社会的建立,信仰只是社会结构必要不充分条件,科技革新是社会的必要需求。

这时的马进如同一名创世主。

黄渤、张艺兴两人最后的冲突,既是张艺兴对黄渤欺骗他、利用他的一种宣泄,也是对于如何保有权力的路线之争。这其实也暗示了人类文明推进的另一个动力——权力的更迭。而绝大部分的权力更迭都是源于权力的内讧,或是一方吃掉另外一方,或者两败俱伤被第三方吃掉。最后的胜利者从来不是愚民,因为他们在新一轮权力游戏中继续扮演着愚民的角色。曾经的掌权者只能在囚笼里度日,或者在精神病院里装疯卖傻,以保余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重定义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他恰巧发现一艘掀翻在岛上的废弃游轮,里面有烟酒,餐具,罐头和房间,还有更好的生产设备。

原始社会靠的更多的是武力,强壮的有果子吃,做猴王,手无缚鸡之力的只能做附庸。原始社会向文明时代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智慧取代了武力,工具取代了蛮力。在文明社会中创造出最多财富的于和伟登场,成为了第二个王。

图片 2

开始建立一个“空想社会”,一个从未有过的新大陆!

而这个引擎的动力又是什么呢?——技术和信仰(黄渤称之为希望)。

人类的社会性活动,是建立在一个共同信奉的故事之上,而这个虚构的故事是可以让他们看到未来无限美好的希望,无论这种希望可以实现与否,人们都会达成一种精神层面的契约,在宗教中,这种“希望”是以超现实的故事形式存在,在社会中,这种“希望”是以实现主义的形式存在,但是所有“希望”都是心理同盟建立的前提,这样具有社会性的人就诞生了。

有了这些,他再也不用居住在原始的山洞当中。

但是,他俩,尤其是黄渤,想离岛去兑现彩票的心愿始终不死,让其成为独立于王宝强及于和伟之外的第三股势力。他俩也在彩票兑现日期过期,天上飞来一大波鱼后,成为推动人类社会前进的下一个引擎。

图片 3

拍得实在有点太和谐了。

故事的设定是有意思的,荒岛求生固然是一个老梗,但新意的地方是这一群求生者的无知与有知,他们无知的是不确定外面的世界是否存在,地球是否毁灭,他们是不是人类仅存的生命之火,他们有知的是外面的文明与世界确实真实存在过,他们领略过它的美好与先进,同时也忍受过它的残酷和鞭笞。明白这个无知与有知,才能更通透地看清故事想表达什么。

01

电的诞生,让手机,灯光和音乐等文明产物得以回归,从而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

于和伟领着一群人走出了山洞,来到了一艘翻转过来的轮船上。这里电影有两个小细节,一是原本一直打着绷带的人甩掉绷带,跟着于和伟混了,后面他成为了于和伟的打手——武力,于和伟自己就足够聪明——智囊,加上于的副总——走狗,又是一套完美的权力班子。第二个细节,船是翻转过来的,地是顶,顶是地,这为后面的一幕预设了情景。

电气时代

也许是为了过审,黄渤仅仅是点到为止,但正因为如此,电影想表达的意义就变弱了很多。

它俩其实都是为权力服务的,只是规矩更赤裸,它把尊卑的界限划得更明确,愚民一旦有知,就会不爽、会反抗、会冲破那个方圆。体系更高明,它不是赤裸的把你限定在一个框框之类,而是用一套工具(比如说钞票和扑克牌)和与这套工具匹配的系统,让你不自觉的就钻进那个框框里面,并且自鸣得意。

图片 4

图片 5

张艺兴的黑化是必然的,他的选择也是“正确”的,就像历史上所有的真相一样,了解它的、相信它的人会越来越多,最终威胁到权力。作为权力的拥有者所能做的,就是尽一切可能延迟愚民知道真相的时间,或者是通过其他方式寻求权力的保鲜。黄渤想选择前者,尽量的拖延,继续做他的上帝梦。张艺兴选择的是后者,榨取巨额财富,回到现实社会继续掌握权力。电影里有一个细节,两人在争抢的那本先夹着彩票后写有于和伟财产授权的书,书名是《靠自己去成功》。

但是笔者觉得在岛屿进入蛮荒时代时,所有人的情绪塑造的不太真实,在人类第一阶段人类首先由于生存资源的争夺,会进入一种极端自私状态,互相之间产生猜疑链,即便生存在一起也会出现一种压抑的负面情绪,有人因为接受不了整个文明已经毁灭的现实而疯掉,也有人会压抑到萌生自杀的情绪,直到岛上的插入心理医生的出现挑明这个问题。

但看似一片祥和的资本制度,实则是颠倒混乱的。

原始时代,人类填饱肚子的方式跟动物没有什么两样,上树摘果子,下河捕游鱼。有着丰富求生经验、会轻功、却是最底层的王宝强当仁不让地成为了这个时期的领导,而文明社会中处于最顶层的于和伟开始靠边站、被冷落。王宝强也说出了原始时代的求生真谛——就是训一群猴而已,不听话就打,不老实就饿,而他就是那个猴王。电影给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场景,第二天一早王宝强站在树枝上,镜头仰视着,他高高在上地布置着任务,俨然一副猴王的气派。

不合理细节

90天的时间,是马进从满怀希望到最后彻底绝望的分水岭。

技术是张艺兴完成的,他有一技傍身,会修理各种电器产品。这就与前面于和伟获得的渔网不同,于和伟只是拥有了渔网的资源,并没有创造渔网,而张艺兴却能手工创造出很多东西,让手机复原,手动发电照明,制成电击棍来捕鱼。发明工具,运用技术,这才是人类有别于其他生物,独立于世界之林创造文明的根本。

图片 6

图片 7

再说一下舒淇这个角色。她象征着爱情?因为黄渤为她奋不顾身。她象征着信任?才让黄渤最终选择放弃权力。我更想说,她象征着一个普通人。她没有主张,随波逐流,依附于权力,谁有肉吃她跟谁跑。她甚至充当告密者,是她的告密才让大家知道了黄渤的彩票和六千万,黄渤成为了大家的笑柄,也和张艺兴结怨。她不关心大是大非,不关心谁是当政者,她只关心是否肚子吃得饱,是否有肥皂可以洗澡,是否有值得信赖的爱人。同时,她又有恻隐之心,彼时她没有喜欢黄渤、甚至有些厌恶她对自己的轻薄之时,依然选择为其发声解围。这些小善与小恶、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人生哲学正是一个平常人的处世之道。

《蝙蝠侠:黑暗骑士》里小丑曾说:“无政府状态下的混乱,才是最公平的”,当整个社会形成一种固化的阶级时,这样的社会存在着压迫与剥削,存在着贪污与腐败,但是当维护这些固化阶级的秩序被粉碎时,在一种无序的社会状态中,运气则是对每一个人最公平的眷顾,无序其实也是对资本与权利重新的洗牌。

原来的保安,同事,管理层人员,全部关系都将重新洗牌,一切都回到人类最初的原始状态。

说得再通俗点,父子之间是规矩,你爸就是你爸,你爸揍你天经地义,你揍你爸大逆不道。公司里的老板和员工是体系,老板并没有限制你的人身自由,是你自己钻进公司里来为他拼命,让他榨取你的剩余价值。

图片 8

一群人在荒岛上相互斗争却没有死一个人,两个阵营打架看起来更像是泼妇骂街,缺少一股狠劲。

食能果腹,衣能蔽体,仅此而已。他们很幸运,衣服都有现成的,得抓紧先把肚子填饱。

所以于和伟通过“可以回到文明世界”的希望,从王宝强政权分离而出,建立了人类文明第二阶段的资本主义社会,这种社会是以“工业与商业”为基础,他们拥有废弃游轮的原始资本,也有工业化的网鱼实业,并且提出了货币的概念。很显然生存已经无法满足第二阶段的人类了,他们追求的是有尊严的生活,所以于和伟建立了人类的贸易帝国。

然后理所当然地在海上遭遇巨浪的袭击,一船子的人被拍到与世隔绝的荒岛上。

从文明世界流落到荒岛求生,文明世界的秩序自然向丛林法则让步,但不同于一般的荒岛求生之处在于——前文说到的无知。荒岛求生仅仅是对于未来的恐惧,不过求生者对荒岛以外世界的存在坚信不疑,他们所需做的是活下去,划下大大的SOS,等待救援即可。而这一群人不是单纯的荒岛求生者,他们的恐惧不仅在于未来,并且在于当下,外面那个人类文明是否依然存在都未可知,换而言之,他们极有可能没有救援,他们也极有可能是仅存的人类。这里不得不插说一句史教授这个人物设计得妙,他的妙处在于,电影借着他在讽刺一些知识分子对愚民的误导以及对权力的附庸。他以全场最高知识分子的形象出现,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发出骇人之言,他先后两次言之凿凿地宣示人类不复存在,尤其是第二次当黄渤划出去又划回来并带着一头死了的北极熊时,他的一句“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复”彻底破灭了所有人对于待援的希望,大家只能依靠自己重启人类文明。所以在史教授讲完这句话的时候,于和伟将钞票撒向了风中,因为一个原始时代的人类文明,钞票没有了价值。

图片 9

作为演员,黄渤的演技自然无话可说。但作为导演,却令人有一丝担忧。

信仰是黄渤设计的。他提出了解决生存问题、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方法——寻找新大陆。这一个场景在电影中设计的尤其之好,黄渤如同王宝强一样,站在高高的地方发表演说,不同于王宝强的是,黄渤站得更高,而且后面有一个大的探照灯,让底下的人只能看到他的外形,却看不清脸庞。一个高高在上的人形,向下俯视宣扬着希望,身后有一轮巨大的光圈,这是什么?——这是神,是上帝!所以,与其说黄渤给大家的是希望,不如说是信仰,信仰他是唯一可以带领大家寻找到新大陆的那个神。技术搭配信仰,让黄渤这个神,将原本冲突的王宝强、于和伟两个阵营统统收入自己账下。这里出现了一个有意思的小插曲,史教授又一次出来高谈阔论,讲大家应该如何繁殖后代,提出了母系氏族社会的那一套理论,却被黄渤当场撕毁。一是黄渤作为神不再需要智囊的叨叨,只要大家对他的信仰不坠落,他就一直都是神。二是无知与有知的撕扯,母系氏族是无知与人类繁衍需求的产物,可这一群人是有知的,他们明白,繁衍是动物的本性,爱情才是人类的追求。

本片最好的细节就是变色龙的多次出现,隐喻这人性的转变如变色龙一样无常,并且每次的转变的一次自我保护。关于陨石撞击地球的电影我们可以参见《天地大冲撞》和《绝世天劫》两部灾难片,影片对于人类文明的覆灭性有诸多不合理性(如陨石尘埃原理),既然是一出好戏我们可以忽略不计这些。

所以他必须要在兑奖期90天内回到原来的世界。而这90天也为故事的转折埋下了伏笔。

人类文明如何起源呢?很简单——

当黄渤等人幸存于孤岛后,人们得知世界已经被陨石摧毁时,他们这群人成为人类文明最后的火种,张总还是一副“大爷”的嘴脸,直呼小王给他端茶倒水,甚至遭受拒绝后怒叫保安,之所以会出现这些离奇现象,是因为张总还活在固化阶级的惯性思维中,而毁灭性灾害早已将原本资本重新洗牌,在岛上所有人回到了同一起点,因为除了黄渤以外,所有人都接受了文明已经毁灭的现实,

生存将被放到了第一位。

刚刚看完黄渤的导演处女作《一出好戏》,从导演的功力来看,有一些过于直白说教的台词,故事的推进也显得程式化,中间的一些转折过于突兀,但瑕不掩瑜,这部电影所想讲的内核是值得让人深思的,也是使我久久不能平静的。于是,有了以下的文字。

以上都是人类文明进化过程中的藏污纳垢,但那更是人类最真实的黑暗面。

图片 10

那么体系和规矩的区别在哪儿呢?

而人类与猴本质的区别在于不需要香蕉这个实体奖励,就可以达成某种契约去干活,相当于王宝强给了那些人可以生存下去的“希望”,那些人愿意追随他,于和伟给了那些人“可以回到文明世界”的希望,他得到了那些人的拥护,黄渤给了那些“生存意义”的更高层次希望,所有人都愿意效忠于他。

《一出好戏》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风啸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03

在荒岛求生的背景下,黄渤用人类社会的需求变化,为观众上演了一段人类社会的发展简史。

那么它到底想表达什么呢?

三种社会结构

图片 11

确立王宝强猴王地位的是两个人,史教授和王迅。如果说史教授是在用知识武装权力,并从权力处捞得利益,那王迅则是彻头彻尾的马屁精、墙头草,他首先提出了要立个规矩,让王宝强这个小王上升到
“王”,一字之差,天壤之别。而规矩,就是原始社会的法则。规矩者,方圆也,囚笼是方的,斗兽场是圆的,它是对人的一种约束,却不是对权力的约束,画方圆者,始终在方圆之外。

蛮荒时代

难道有了物质享受,有了精神追求,人类就变得比原始更加文明了吗?

前面把钞票撒向空中的于和伟,此时又把钞票捡了回来,只是拿两幅扑克牌代替了钞票,用扑克牌实现以劳换食,货物流通。有意思的是,前面的两个小丑王迅和史教授又跳了出来。王迅作为走狗,依旧是走狗的作风,见风使舵,马上就想着投靠于和伟,背叛王宝强。史教授呢,依然是用知识分子的姿态对扑克牌下了个定义——体系。这既再次体现了史教授这个知识分子的谄媚,与他走时对着于和伟抛媚眼相呼应,同时也是说给观众听的,让于和伟的体系有别于王宝强的规矩,体系也成为了人类社会得以推进的一个加速器。

总而言之,《一出好戏》已经做的够好了,但是创作空间的提升还有学多,作为黄渤导演的处女作,已经拉开国内新生代导演很大的距离了,同样《一出好戏》成为黄渤迈入华语影坛的入场券,也是他成为导演的标志。

本来在公司拥有绝对话语权的老板张总(于和伟饰),瞬间就变成一名普通的遇难人员。

在船上他们翻出了渔网,渔网传说是伏羲发明的,在此处不只是有其现实意义——能够大规模的捕鱼,由原来山洞时期的捕淡水鱼,到可以下浅海去捕海鱼。更有其象征意义——工具取代了蛮力。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渔网不是于和伟们创造的,只是他们获得的资源,这与伏羲创造工具是有差别的,也为后面黄渤、张艺兴的翻盘埋下了伏笔。

他给公众的虚构希望也并不是真实的回到文明世界,而他要创造一个文明时代,所以黄渤和张艺兴离开了于和伟的组织。而长期以来资本社会通过贸易通过贸易对原始社会无情的压榨与剥削,让王宝强集团已经无法满足生存的最基本需求,所以王宝强集团揭竿而起,以“为了活下去”为口号,对于和伟的资本主义社会发一起了一场革命,一场简化的战争,让两个社会阶层内耗了他们所有的资源。

因为他还惦记着自己的六千万。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