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玩转霍姆斯

怀着邪恶而欢乐的心情看了《福尔摩斯》。
电影开始前一分钟还忍不住短信闺密:“我现在在影院看《福尔摩斯》,哈哈哈哈!”
丫回信道:“就知道你会去看这种同性恋电影。”
泪。原来该片已经以这种方式名声大振了么?

大学时开始读福尔摩斯 血字的研究 四签名 冒险史 回忆录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归来记 最后的致意 恐怖谷 新探案——柯南道尔爵士写过的都看了
印象里福尔摩斯自然是灯影下微弓着背鸵鸟一样的高个子,波斯拖鞋里的烟丝,小提琴,百分之七十的可卡因,不查案时严重的抑郁症。
这个片子开机时是注意到了的,只是后来忘记了(就这习惯,常常把计划看的又正在拍的片子刻意忘掉,为讨厌等待的缘故),到再想起来时连pps都有高清了。
一向秉承不剧透,于是小罗伯特唐尼出场时还在猜是福尔摩斯还是花生,私里想让裘德洛当福尔摩斯的,更帅嘛。不过看到小罗伯特唐尼的晃晃悠悠,突然想起约翰尼德普的船长,倒是形无而神在了。
小罗伯特唐尼和裘德洛这一对的身形比大概是所有福尔摩斯影视里最不符合原著的了,前者不够高瘦,后者又不够矮胖。但丝毫不影响观影的赏心悦目,其中大概多是因为裘德洛实在是有史以来最帅的花生,又最聪明:不再是跟在福尔摩斯之后恍然大悟的小可怜,居然自己也长出大脑会根据尸体上的泥土煤渣判断出处了;而福尔摩斯保镖的原著身份也没惊喜地保留:救他n命且不说,还忠心耿耿地枪不离手——虽然准头不咋地吧。
外形的颠覆是第一印象,动作设计紧随其后,也成了我最喜欢的:福尔摩斯内心默念破敌要诀的分镜头已经是个惊喜了,紧随其后还有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版;开头这一段已经是个惊喜了,影片近半还有加强版——真是喜欢!不由自主想起成老头,他在我这早已是过气到行将就木了,小罗伯特唐尼和裘德洛的动作戏也巧思也逗趣,比他可高明(鉴于成老头骄奢淫逸对香港娱乐圈一手遮天的事实让我厌恶到混淆视听,我严重怀疑自己对成老头电影成就的判断力,以上及以下言论如果涉及成老头概不负文责)。
然后艾琳艾德勒颠覆再三:波西米亚丑闻里惊鸿一瞥的贵妇歌手,怎么就成了剑走偏锋的国际女贼了;柯南道尔借花生之嘴再三重申没有爱情,怎么福尔摩斯就对她那么怜香惜玉了?哦,商业片,总少不了英雄美女,所以福尔摩斯也得谈恋爱了。
福尔摩斯既然会谈恋爱,那他性格上的颠覆自然也要被迫接受了。于是福尔摩斯不再是那个整洁到严谨的洁癖狂,他的房间居然也像台风过境了;于是福尔摩斯不再冷静矜持,举手投足间有了许多杰克船长的癫狂;于是福尔摩斯不再骄傲孤僻,看他周星星似的攫个小榔头扔三板斧的苏联壮汉,我倒是笑了:这样丢分的福尔摩斯,我喜欢。
腐女看这片一定欢乐得很,丝毫不腐的我都能看出其中hll的bl,且不说福尔摩斯和花生为了彼此女主角吃醋那哀怨的小眼神酸溜溜的小语气,多少次这一对枪里来拳里去的动作搭档戏,明明就是同类片子里男女主角要共同完成的任务嘛,放着个美艳骚冶的艾琳不用,愣是这俩汉子双剑合璧地一气儿一气儿地练冲灵剑法——更不用提号子里小罗伯特君在花生肩头醒来的妩媚了,活生生一个小受嘛。
其实这种颠覆也蛮好,现在bl当道,腐的市场潜力大大地有,不然陈坤为嘛不gay要装gay嘛,市场需求no.1!
电脑特效下老伦敦的复原不仅神似,其与生俱来的蒸汽朋克风格也给人不小的惊喜,鉴于本人实在不谙此道,就一笔带过得了。
倒是片头水洼里华纳兄弟的logo让人着实惊艳了一把,不由自主又想起哈利波特系列各集随剧情氛围每每变化的片头logo了,净整这幺蛾子。
乱写一气,献给世界三大知名人物之一的、我最喜欢的福尔摩斯吧。
什么,你问我其他两个是谁,不告诉你。

开头就失望了。

看完后不吐不快之一:导演盖.里奇是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他让阿福和花生的关系变成橡皮泥,可由观众凭主观喜好任意揉捏圆扁。例如就我而言,如果有人和我说俩男人之间绝无那种欲说还休欲拒还迎欲罢不能欲盖弥彰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我是打死也不敢苟同的。可是对L这种本能排斥男同的家伙而言,他就只看见阿福和花生之间惺惺相惜同生共死的纯洁兄弟情,因此也看得很欢乐。至于一同看电影的婆婆,到最后还没能从扑朔迷离的案情中缓过劲儿来。所以这是一部老少咸宜、男女同志(不好意思,是“通吃”,手抖了)、皆大欢喜的片子。

一个脑袋很大,眼睛湿漉漉的福尔摩斯,和花生一起打架。

其二、作为一部娱乐片,它汇集了所有我喜欢的元素:主角养眼(男帅女靓)、演技到位(介是嘛样的输入法,什么叫晏几道喂?)、节奏紧凑、气氛诡谲、哥特风格、台词幽默、配乐出彩、结局欢乐、无人装逼。小强不死的男女主角定律固然让这样一部侦探片的逻辑大打折扣,但是,出于狭隘的个人偏好,我就喜欢。

然后继续打架。

其三、关于裘德洛。亲爱的洛哥,若干年前看《兵临城下》时,我就爱上了那位弹无虚发的狙击手。你那微秃的头顶、唏嘘的胡渣、忧郁的眼神、性感的嘴唇、抽烟的POSE……一切的一切都如同你神乎其技的枪法,击中了我的心!而今看了《福尔摩斯》,这种爱慕之心卷土重来。不知网上哪位同仁曾发出过如此振聋发聩的呐喊:神啊请赐我一个裘德洛吧,哪怕是木有小JJ的也可以!在此我也想做同样呼唤,当然,如果是没有关键零部件缺失的版本那就圆满了。

然后再打架。

其四、关于恶趣味。花生早年在战争中膝盖受伤,因此走路微跛。这让我想起了自己从小到大花痴过的若干角色:从牛虻到傅红雪到无情到顾惜朝(电视剧中的)到花生,无一不是腿脚不便的人士,无一不是我一度的最爱。这是什么样古怪的嗜好?母性萌发?

打架打架打架。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