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解“单车围城”,看共享单车治理的“圣多明各经历”

fontSizeSmall BSHARE_POP”>

新华社成都8月4日电 题:求解“单车围城”,看共享单车治理的“成都经验”

新华社成都8月4日电一面是解决短距离出行,缓解城市拥堵;一面是无序停放、“单车围城”。共享单车给百姓带来方便的同时,也给城市管理提出了新的问题和挑战。

“摆的车倒是多,只是能骑的越来越少了”,这是目前各大城市共享单车用户的普遍感受。有记者在深圳一区域调查发现,30辆共享单车有近一半都因无法扫码、部件损坏等原因而不能使用。尽管坏车遍地,运维人员却难觅踪影,这导致越来越多的废弃单车沦为城市垃圾,成为公共治理难题。

新华社记者

交通运输部等部门联合出台《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之际,新华社记者走进全国最早出台鼓励和规范共享单车发展意见的城市成都发现,政府搭台、企业担责、社会共治正成为共享单车管理的“成都经验”。

一度受到各方追捧的共享单车,为何如今被弃之如敝屣?背后的因素复杂多样,但企业不愿投入真金白银对单车进行管理维修是主要原因之一。据运维人员透露,自己每月工资是“4500元底薪+每日30元的饭补”,工作量底线是每天找到40辆故障车、10-20辆不等的僵尸车。一旦达标,便对其他故障反馈置之不理。

一面是解决短距离出行,缓解城市拥堵;一面是无序停放、“单车围城”。共享单车给百姓带来方便的同时,也给城市管理提出了新的问题和挑战。

去年11月,第一批共享单车出现在成都街头。恍惚一夜间,各种颜色的共享单车就成了街头一景。

而更残酷的现实在于,硕果仅存的共享单车企业几乎都陷入“变现焦虑”,破产传闻不绝于耳,面对外界指责,纷纷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有利可图时就趋之若鹜,一旦经营不善就撂挑子,一句“没钱”就把烂摊子丢给政府和社会,哪有这样的道理?

交通运输部等部门联合出台《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之际,新华社记者走进全国最早出台鼓励和规范共享单车发展意见的城市成都发现,政府搭台、企业担责、社会共治正成为共享单车管理的“成都经验”。

面对这一新事物,成都选择了“拥抱而不抗拒”,让新事物先发展。

回望共享单车的发展历程不难发现,这种漠视责任的做派贯穿其生命周期的每个阶段。共享经济风口初现时,各路人马大干快上,罔顾城市容量,无序投放单车;扰乱公共秩序后,企业又避重就轻、上推下卸,直到政府部门出面才增设了运维员;而一旦在市场竞争中败北,不乏企业拍拍屁股走人,押金不退、垃圾不收,留下一地鸡毛。到头来,产生的巨大负外部性和造成的社会治理成本,全由政府和社会被动承担。

拥抱“单车来了”

ofo小黄车西南大区负责人周伟国告诉记者,开始就是由企业投放,没想到政府很快响应,主动询问企业建议、管理的问题和政府可以提供哪些服务。

作为新业态中的典型个案,共享单车企业的发展历程不失为一个样本。在“互联网+”的时代,新兴平台百舸争流,但不约而同地走着同一条老路:野蛮生长、漠视责任、速兴速衰。从假冒伪劣屡禁不止的电商平台,到生命悲剧屡次重演的网约车,这些事例都说明,新业态繁花盛开,但缺乏整饬必然杂草丛生。

去年11月,第一批共享单车出现在成都街头。恍惚一夜间,各种颜色的共享单车就成了街头一景。

“共享单车对交通出行有没有好处,老百姓欢不欢迎?不能急于下定论。作为城市交通管理部门,我们对单车是从观望、了解、再到主动服务的过程。”成都市交管局局长李文胜说。

企业是逐利的,不可能主动承担责任,与其指望他们自律,不如政府部门提高治理预见性。企业入场前就要提前研判,努力做到“举措跑在问题前”。企业入场时,不妨学学西方国家审慎的态度。比如,西雅图曾要求共享单车试运行6个月,经过大量数据分析后,才决定放行与否。旧金山市政府因为单车企业扰乱城市秩序、侵占公共面积,勒令其租用私人停车场地。企业黯然离场时,相关部门该对企业追责就追责,不能被动埋单、吃“哑巴亏”。

面对这一新事物,成都选择了“拥抱而不抗拒”,让新事物先发展。

李文胜家到单位大约4公里,去年底他第一次尝试骑共享单车一直坚持到现在。“各个年龄层的人都在使用共享单车,为百姓提供了全新的出行方式。”

总而言之,新业态新事物层出不穷,社会治理面临的挑战势必越来越多。无论是企业自身,还是政府部门,都要鉴往知来、未雨绸缪。不妨好好分析共享单车这个案例,防止“公地悲剧”再次上演。

ofo小黄车西南大区负责人周伟国告诉记者,开始就是由企业投放,没想到政府很快响应,主动询问企业建议、管理的问题和政府可以提供哪些服务。

随着成都共享单车迅猛增长,累计注册用户已超千万人次,日均使用频率4.5次。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中国主要城市骑行研究报告》中,成都城市骑行指数排名全国第一。

“共享单车对交通出行有没有好处,老百姓欢不欢迎?不能急于下定论。作为城市交通管理部门,我们对单车是从观望、了解、再到主动服务的过程。”成都市交管局局长李文胜说。

“小单车”带来了“大变化”。作为全国私家车保有量前列的城市,成都的拥堵情况有了较明显改善。

李文胜家到单位大约4公里,去年底他第一次尝试骑共享单车一直坚持到现在。“各个年龄层的人都在使用共享单车,为百姓提供了全新的出行方式。”

“成都今年约有150个施工路段,我们本来预判拥堵程度会加剧。但共享单车出现后,预期的拥堵恶化没有出现,甚至有所缓解。”成都市交委副巡视员王增勇说。

随着成都共享单车迅猛增长,累计注册用户已超千万人次,日均使用频率4.5次。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中国主要城市骑行研究报告》中,成都城市骑行指数排名全国第一。

他说,目前成都日均有400多万人次使用共享单车,与公交运量相当。全市拥堵时长、里程都有不同程度下降。随着单车使用比例越来越高,电动车占比逐步下降,尤其是过去屡禁不绝、非法运营的“黑摩的”消失了约80%。

“小单车”带来了“大变化”。作为全国私家车保有量前列的城市,成都的拥堵情况有了较明显改善。

成都市民刘成象现在是ofo的一名运营维护人员,前几个月他还在开“黑摩的”。一份合法、体面的工作让80多位像他这样的“老司机”,加入了小黄车的运营维护队伍。

“成都今年约有150个施工路段,我们本来预判拥堵程度会加剧。但共享单车出现后,预期的拥堵恶化没有出现,甚至有所缓解。”成都市交委副巡视员王增勇说。

共享单车还进入了政府机关大院,成为公车改革后出行的“接力棒”。四川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大院等28家省直机关划定共享单车停放区,供机关干部和办事群众使用。据ofo运行平台统计,自6月上旬开展共享单车进机关以来,共享单车平均利用率达90%。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